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潮科技

造光刻机的10万多个零件,90%都是靠进口,荷兰ASML为何还能称霸

近几年,国内芯片行业开始崛起,由于行业分化,在芯片设计版块,出现了以海思为代表的芯片公司;在制造板块,国内也出现了一匹黑马中芯国际。中芯国际是国内大陆最大的芯片代工厂,在2019年宣布量产14nm芯片,而在最近又宣布2020年可量产7nm芯片,但事实上,这与国际顶尖水平还有几代差异,台积电的7nm已经在两年前供货,而3nm芯片布局已经初有成效。

造成这么大差距的原因,除了芯片行业本身就属于“烧钱型”的技术投资,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去投入,进行技术的积累,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芯片制造的设备,在芯片制造行业,荷兰的阿斯麦尔(ASML)的光刻机重金难求。简单说,光刻机是芯片制造的核心设备之一,内部结构精密复杂,阿斯麦尔的光刻机占了市场大约60%的市场份额,高端光刻机则占据85%以上市场,往往还重金难求。

在2020年3月,中芯国际宣布从阿斯麦尔(ASML)花费10亿元购买了一台大型光刻机(非EVU光刻机),已经顺利入厂,事实上,2018年中芯国际花费8.3亿元想要从ASML购入一台EUV光刻机,却在美国施压下于2019年11月交易中止。不止中芯国际,英特尔、三星、海力士和台积电都是阿斯麦尔的大客户。

据相关人员透漏,阿斯麦尔(ASML)一台光刻机的配件就有10万多个,能装满40个标准集装箱。其中高端光刻机极紫外光刻机是人类目前最精密的机械之一,占据85%以上的市场,成为行业的垄断者。而这10万多个零件,其中90%都是外包制造,阿斯麦尔(ASML)实际上主要做设计和组装,看似可以被其他企业重复,但这正是阿斯麦尔(ASML)的明智之处。

阿斯麦尔(ASML)有一个规定,只有投资阿斯麦尔(ASML)才能获得优先供货权,实际上,这样让它与客户达成了共生的合作模式,像之前提到的英特尔、三星、台积电和海力士都是阿斯麦尔的股东,这样与顶尖企业的共生合作关系,能够获得全球供应链中顶尖的元件。ASML工程师曾说过,“就算有全套图纸,外界也模仿不来”,这也导致,一旦有技术突破,也将优先供货给自己的股东。

另外在最核心的关键技术上,阿斯麦尔(ASML)一直专注于研究,每年投入15%的营收用于研发,在2001年时,它的市场份额只是25%左右,一次偶然的机会,让阿斯麦尔(ASML)成功获得极紫外光刻机的核心技术,这让ASML一跃而起,碾压日韩系光刻机,成为高端机的霸主。

而对于国内来说,也出现了行业的代表,如上海微电子的蚀刻技术已经全球领先,但是因为技术的封锁,让国内的光刻机达到ASML的设备标准还是很困难的,但是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光刻机有10万多个零件,如果国内的企业先从这些零件入手,一步一步,将零件打入ASML供应链,就像现在美国一样,因为掌握ASML25%以上的零件供应,就具有干预ASML的能力。如果国内同样在配件供应商掌握话语权,就在光刻机上掌握一定的话语权,这样光刻机就只是芯片中普通的一环,国内的芯片制造技术也将会快速发展。

携景网为您提供:造光刻机的10万多个零件,90%都是靠进口,荷兰ASML为何还能称霸.

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本站地址:https://www.xiejing.com/technology/5249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客服&投诉: QQ交谈

合作微信:xiejinghezuo

邮箱: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