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DCEP应用新场景:跨行调款

所谓跨行调款,是指商业银行在管理实物货币头寸过程中,出现剩余或短缺的情况,因此商行之间存在相互取现的需求。

按现有情况,大多数商行之间不直接进行实物货币交易,而是通过人民银行来调剂。人民银行分支机构(以下简称“人行”) 针对辖内商行开展跨行调款业务。

跨行调款过程主要分为两个阶段:

1.生成调款任务。各商行每日向人行发起预约,申请次日交款或取款。人行进行配款,生成跨行调款任务并发送到商业银行。

2.现金送款和支票入账。交款商行依据跨行调款任务,向取款商行进行实物货币送款。取款商行确认收款后,派专人送转账支票到人行。

人行手工入账到交款商行存款准备金账户。交款商行派专人到人行取支票回单。

冠字号码流通系统在跨行调款中的应用与问题

传统跨行调款业务现金送款过程,存在重复清分问题和冠字号码信息无法跟踪问题。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冠字号码流通系统,主要内容包括:

实物现金清分系统采用物联网技术,完成实物现金自动清分、扫描关联捆包号,将冠字号码文件上传至冠字号码信息平台。

实现现金清分、打捆成包全过程线上线下联网完成,捆包号和冠字号码信息统一记录。其他银行凭捆包号下载冠字号码信息,避免重复清分。

在实物现金转移过程中,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在人行和商行之间建立共享账本,对现金捆包号的出入库信息进行同步登记,代表现金权属转移,实现实物现金信息流和物流的双流合一。

结合冠字号码信息的共享,实现实物现金流转和冠字号码信息的同步跟踪。

基于冠字号流通系统,实现跨行调款业务系统,可以减少线下手工环节,并将业务流整合起来,实现三流合一。但是在这一过程中,结算现金流仍独立在外,现金交款与支票结算过程分离,缴款和计算过程不同步等问题:具体表现为:

1.引发资金在途成本问题并且操作效率不高

取款商行收到实物货币后,以转账支票方式到当地人行,手工入账付款。取款商行开票到人行入账需要1—2天时间,支票结算滞后,无法进行日间多场次调款。

2.先交物后付款的信用交易方式有待改进

交款商行先将实物现金交款给取款商行,再待取款商行进行付款。这种交易模式,交款和结算过程不同步,交款商行本质是凭取款商行的信用先行交款,操作过程存在改进空间。

跨行调款业务引入数字货币应用模式探索

基于冠字号码流通系统的跨行调款业务,在结算效率和交易方上存在改进空间,为数字货币应用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一方面探索引入数字货币来改进结算效率;另一方面可以探索数字货币智能合约的应用,设计新的数字货币功能,满足同步交易的需求。

初步设计数字货币应用模式如下:

1.以数字货币作为支付媒介解决结算效率问题。取款商行用数字货币替代转账支票进行支付,实现准实时结算。

2.设计数字货币条件支付功能,实现交款和结算过程同步。取款商行先发起数字货币条件支付操作,通过智能合约控制支付交易执行过程,冻结相应数字货币,等待交款商行送款完成后,同步进行数字货币转移。从而改变现有信用交易的模式,实现实物现金和数字货币同步兑付。

预想的数字货币应用流程设计应该为:

数字货币条件支付,能够实现支付资金在途可控,由智能合约自动检查预设规则满足后,自动完成最终资金转移。由此可优化跨行调款业务流程,将交款和结算流程同步起来。所示,在人民银行生成跨行调款任务后,重新设计交款和结算流程。整个过程分为三步:

1.发起支付,等待交款。取款商行向数字货币系统发起数字货币支付操作,并设定智能合约的支付规则:需等待取款商行扫描入库完成,才最终进行数字货币转移,数字货币系统完成支付方数字签名和金额等验证后,对支付的数字货币进行冻结,并运行智能合约等待验证支付规则。

2.确认支付发起,清分现金出库。交款商行确认取款商行已成功发起条件支付操作,按照支付金额,通过冠字号码流通系统完成出库操作,包括现金清分、冠字号码文件和捆包号信息上传,出库确认信息在分布式账本进行登记,之后进行实物现金送款。

3.现金扫描入库,支付完成。取款商行收到实物现金后,完成入库操作,包括现金捆包号扫描、下载冠字号码文件、入库确认信息在分布式账本进行登记等。数字货币系统智能合约检查预设规则,验证交款商行已确认入库,自动进行数字货币转移。交款商行在取款商行扫描收款的同时,同步收到数字货币。

如果交款商行因某种原因未能正常完成实物货币送款,数字货币系统可以撤销该支付交易,取款商行相应数字货币进行解冻。

由此在DCEP推出以后,在跨行调款领域,我们可以做一些基于DCEP的尝试与试验,可以有效提高跨行调款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