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互联网+

“AI 教父”之一 Yoshua Bengio :大学在 AI 研究上应该被给予更多的认可


“AI 教父”之一 Yoshua Bengio :大学在 AI 研究上应该被给予更多的认可


与此相关,本月“AI 教父”之一 Yoshua Bengio 在一次演讲中提出,目前大学并没有在 AI 研究上被给予充分的尊重。

AI 教育一直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大学应该在 AI 教育中承担什么样的角色?AI 教育低龄化,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做法是否揠苗助长?在政策支持 AI 教育造成 AI 教育越来越低龄化的同时,一些大学已经开始在反思当今 AI 教育的弊端和局限性,尝试进行改革,以更好地让 AI 真正进入现实日常生活之中。

大学在 AI 研究上应该得到更多认可

“AI 教父”之一 Yoshua Bengio 认为,大学在 AI 研究方面没有被给予充分的认可。

Bengio 以 80 年代和 90 年代早期人工智能的分支——深度学习领域的工作而名声大振。他认为,在 AI 研究上,硅谷科技巨头比学术机构获得了更多的赞誉。

“我不喜欢有些关于人工智能的报道,记者们似乎认为这些进展是某些公司取得的,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些进步只是一部分,学术界也获得了很多进展。”

蒙特利尔大学、多伦多大学、剑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伦敦大学学院和斯坦福大学等大学是近年来人工智能研究取得众多突破背后的一些学术研究机构。

但现在,大学校园里的人工智能研究正在遭受威胁。例如,大学里的许多顶级人工智能研究员都被硅谷公司挖走了,他们被丰厚的工资吸引,薪水可以达到 7 位数。Bengio 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一些科技公司,如 Facebook 和谷歌允许研究人员在雇用他们的同时,保留他们在大学的职位作为兼职。

“我们必须慎重平衡这一点,”Bengio 说道。“我认为这些教授还是应该专心于学术研究,在工业中做兼职比较好。”

Bengio 说,人工智能行业需要更多的人才,因此在下一代培训方面投入大量资金非常重要。“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不会失去能够培养下一代的教授。”

科技公司也意识到,从长远来看,他们的招聘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采取措施来减轻损失。

Facebook、亚马逊、微软和谷歌都为大学课程和博士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并允许一些员工保留其在大学的职位。

Facebook 就有几名员工同时在 Facebook AI Research(FAIR)小组和大学工作,如创立 FAIR 的 Yann LeCun 同时在纽约大学任职,蒙特利尔 FAIR 实验室负责人 Joelle Pineau 则一周里有 50%的时间里在麦吉尔大学工作。

Pineau 说,大学和公司都希望能够在他们那里全职工作,但他们都需要理性,努力在两者之间寻找平衡。

还有前不久刚离开谷歌的李飞飞,据说就是因为在谷歌和斯坦福大学的研究时间上有冲突,决定放弃在谷歌的职位。

课程本身亟待改革

事实上,不仅是大学里从事教育的人才,AI 课程本身也需要一些变革,以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

大约 18 个月前,卡内基梅隆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教授 Shawn Blanton 会见了他的一些研究生,重新设计了人工智能(AI)课程。

“我们需要改变这门课程,让它们不仅限于校园之内。”他说道。

Blanton 开设这门课程只有三年时间,但随着人工智能从反乌托邦式的幻想到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美国大学正在尝试学习最好的教学方法。

今年,卡内基梅隆大学表示,它成为美国第一所通过其计算机科学学院发放单独的本科 AI 学位证书的大学。

两个月前,麻省理工学院宣布计划建立人工智能学院,并获得 10 亿美元(14 亿新元)的资金支持。

这种变革不仅发生在美国顶尖的科技学院,今年秋天,罗德岛大学开设了由其大学图书馆运营的人工智能实验室。

但这种变化同时也意味着新的挑战,例如找出如何以非计算机科学专业人士可以理解的方式教授 AI 课程,以及解决技术引发的道德困境,如隐私和裁员等问题。

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工程和统计学副教授 Emily Fox 博士说:“我们必须开始教育那些将在广泛的人工智能学科中成为从业者和实践者的人,而不仅仅是计算机科学家。”

Fox 博士为非专业人士开设了一门人工智能课程,于去年春天首次推出。学生只需要完成基本概率和基础编程课程即可毕业,比 AI 专业的学生通常的要求低得多。

人工智能引起的道德问题,包括隐私、安全和裁员等,也是美国各地教育工作者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许多教授和学生表示,除了在单独开设的道德课程中教育学生成为对人工智能的角色有深思熟虑的从业者之外,人工智能课程中还有很多未完成的工作。

“例如,我们之前认为自动驾驶汽车未来还有 20 年的路要走,但现在事情进展顺利,这个速度会加快,”正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攻读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的 Dillon Pulliam 说。 “我们需要政策 ,比如如果汽车撞到行人,谁应该负责?”

此外,华盛顿大学今年秋天开设了一门名为智能机械,身份与道德的新课程,由 Google 的一位 team leader 和该大学的计算神经科学计划的联合主任任教。

AI 教育低龄化是否揠苗助长?

另一方面,随着国家在人工智能教育上制定和实施了越来越多利好政策,教育领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比较激进、跟风的热潮,继大学相继开设人工智能学院的风潮之后,高中、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已经出现了众多 AI 课程和课本。

不久前,网上盛传一张《人工智能实验教材》的图片,为幼儿园小班的同学设计。此外,这套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7 月中旬首发的教材,还有小学、初中、高中和职业教育教材共计 33 门,号称是“首套 K12 全学段全系列”教材:

幼儿园大、中、小班各上下册共 6 本 6 门;
小学一至六年级各上下册共 12 本 12 门;
初中一至三年级各上下册共 6 本 6 门;
高中一至三年级各上下册共 6 本 6 门;
职业教育一至三年级共 3 本 3 门。

对于 AI 教育图书层出不穷,越来越低龄化的趋势,不少家长表示对 AI 教育这一趋势的质疑,认为现在学生本来课业就重,而且人工智能知识艰涩难懂,专业人士可能学起来都很困难,何况是幼儿,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会揠苗助长。

随着 AI 发展加速,人才将会成为企业竞相争抢的重要资源,而对人才的培养机制和方法进行变革,以跟上时代进步的潮流已是迫切需求。

对于 AI 教育,低龄化 or 变革大学教育,你认为哪个应该放在优先的位置?欢迎评论区留言探讨。




携景网为您提供:“AI 教父”之一 Yoshua Bengio :大学在 AI 研究上应该被给予更多的认可.

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本站地址:https://www.xiejing.com/internet-plus/107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客服&投诉: QQ交谈

合作微信:xiejinghezuo

邮箱: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