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翔案出现新证人,女方脖子上被指有印记,受害人老公结束盘问

高云翔案终审第三周的首次开庭,案件审理出现了诸多的新情况。

此前出于对受害者的保护,法庭颁布了相应的禁止令。上周对受害人的盘问结束后,高云翔案的审理就对公众开放,所以王晶的父母也是首次出现在法庭。相比之下,高云翔是不是显得有点孤零零?

受害人老公依旧是接受高云翔和王晶律师的盘问,相比较之前的情况,律师的提问更加尖锐,而且火力更猛。他的证词首先就被律师质疑曾和受害人串供,但他的回应则是各种否认。其后更是被质疑曾威胁受害人报警,但受害人老公的回答也是否定的。

对受害人老公的提问很猛,这中间也伴随着陷阱。控辩双方对受害人老公的提问结束后,受害人老公退场,从整体上来看,受害人老公出庭作证,并没有扭转受害人的处境,甚至还有点扣分。而随着案件的进一步审理,也出现了新的证人。

第一位证人是受害人的助手,目前20岁,正在UNSW学管理。《阿那亚恋情》拍摄的时候,她在剧组做了几天的兼职。案发当天她也出现在杀青宴的餐厅,但因为学校很远她在杀青宴结束后就回去了,而她觉得受害人是“自愿”去KTV,这一证词对受害人是很不利的。

这一位证人还从侧面证实高云翔和王晶的人品,这一点对两人在陪审团中的印象是加分的。

第二位证人则是参与《阿那亚恋情》拍摄的工作人员,受害人在3月27日的杀青宴,对其说道“高云翔和王晶做了两个男人能做的一切事情”,而这位工作也人员也在其脖子的锁骨处看见红色的痕迹,这一点受害人的证词中未提及,这也是这位证人首次将其说出来。

综合两位证人的证词,无疑对高云翔和王晶很有利,这也从侧面表示受害人和他俩发生关系是”自愿“的,这也是目前案件的关键所在。这里取得了突破,案件下一部的审理就相对好处理一些。

按照沈寒冰律师的预测,高云翔被判无罪的可能性很高,而王晶的身上就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这一切都要等最后的审判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