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里的粉色U盘

在调查一起案子的时候,发现另一起案子和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样的案子我们通常会称为“案中案”。

而这样的案中案又会以很小的物品作为媒介,两件恶劣的刑事案件就以这个媒介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比如一个小小的U盘。

谋杀案、盗窃案、性侵抢劫案,当这些看着就令人胆寒的字眼在同一起案件中出现,真是不由得让人感叹,现实有时候比电影更加精彩。

今天要说的这起案子,当年参加过侦查的刑警是这么说的:

“在刑警队18年,这是我遇到过的最有挑战性的一起案件。”

2014年3月10日,在云南昭通金沙江上游的洒渔河,因为冬季刚过,雨水丰沛,导致了洒渔河的水位全线上涨。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在洒渔河湍急的水面上,静静的漂着一具尸体。

打捞尸体时因为死者上半身赤裸,所以警方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在尸体的头部和上肢部,都有明显的钝器锐器砍击的伤口。

经过法医初步鉴定,受害者的死亡时间是一个月以前,他的颅脑凹陷性粉碎性骨折,并且因为钝器多次砍击造成软组织裂伤。

死因是颅脑损伤死亡。

因为长期被水浸泡,受害者的面部难以辨认,警方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这是一起谋杀案,而且他是先遇害,随后被抛尸洒渔河中。

那么这个惨死的受害者究竟是谁?

在仔细检查这具尸体之后,警方发现他脸上有一个部位很特别——他的眉毛特别浓厚,生前文过眉。

另外在他的裤兜中,还发现一个粉色的U盘。

一般来说,女性文眉可以理解,但是男性很少会有文眉的(没有说文眉不好的意思),警方也认为,文眉的男性一般符合两种特征:社会上的混混,或者蹲过监狱。

于是他们首先想到,对近期释放人员家属进行重点摸排,很可惜的是,虽然有失踪人员,但是经过辨认之后,都不认识死者。

文眉这个特征看似很明显,但是查找起来却屡屡碰壁,警方不得不改变调查方向,将注意力放在那个粉色的U盘上。

但是,被水泡了那么多天,U盘里的内容还能恢复吗?

警方耐心的清理完U盘上的淤泥,在技术人员的帮助下,最终完成了这项任务,成功的恢复了U盘。

U盘里的东西很简单,几首歌,几张生活照,一份个人简历。

个人简历是社区主任贾华的,既然死者能把这个U盘随身带着,难道说贾华就是这个死者?

可是在调查了之后警方很快就发现,死者并不是贾华,不过贾华前段时间车辆被盗,这个U盘当时就插在车里。

或许,这个死者和当时偷贾华车的人有着某种联系?否则丢失的车辆里的私人物品,为何会出现在死者的身上呢?

根据贾华的回忆,他车辆丢失的过程,也有过一段很蹊跷的经历。

2014年1月13日,贾华回到社区办公室,在车上拿了手机之后,就将车钥匙和包放在了柜台上,进了办公室的厕所。

大约过了3分钟左右,贾华听到外面传来其他人的声音:“这里是你家,到你家了。”

明明是社区办公室,怎么会是别人的家呢?贾华觉得很奇怪,立刻从厕所出来了,就看到一个醉汉醉醺醺的躺在办公室门口,他追去外面,却只看到昏暗的小巷里,两个人骑着摩托车跑了。

因为巷道很黑,所以贾华并没有看清那两个人的特征。

等他再回到办公室就发现,自己的车钥匙不见了。

第二天贾华用备用钥匙打开车门的时候发现,车里的导航仪被偷走了,而且车厢里也有被翻动的痕迹。

他询问了那个醉汉,但是因为喝醉了,醉汉对当晚发生的事情完全不记得了。

当时贾华并没有太在意,结果十几天后,当他从重庆出差回来后就发现,自己的车被人偷走了。

而偷车贼很有可能就是当晚送醉汉到了社区派出所,又骑上摩托车匆忙跑掉的那两个人。

半个月后,贾华的车找到了。

北闸派出所发现了贾华的车,那辆车当时陷入了沟内,2个前轮抱死开不动了,变速箱被碰烂,在车身上也有多处剐蹭的痕迹。

很有可能是经历了一场交通事故,因为车是偷来的,偷车贼也不好找人把车拖出来,于是弃车离开。

在车后座上,警方发现了一件皮衣,一个抱枕,在脚垫上还有几个烟头,但是车里属于贾华的东西都被拿走了,包括那个粉色的U盘。

经过DNA检测,车上发现的东西和贾华不符合,但是和死者的DNA完全吻合,也就是说,就算车里的东西不是死者的,也是他生前曾经触碰过的。

有了DNA再找人,就会简单很多。

经过对比,在之前的失踪人员亲属中,有一个叫义中进的人和死者有着血缘关系,义中进的两个儿子在2月12日离开家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更巧的是,发现贾华丢弃车辆的时间,也正好就是2月12日。

当晚,义中进的大儿子用手机和人通过话之后,进屋拿了衣服,说是找别人借的,现在去还,就和小儿子一起离开了家。

两个儿子失踪之后,义中进多次给他们打过电话,但是都没有人接,于是他调取了大儿子的通话记录,想从中找到关于儿子的下落。

之前在调查失踪人口的时候,警方也找过义中进,但是看了死者的照片之后,他否认了这是他的儿子。

就算是DNA检测结果出来,义中进也不相信,死去的就是他的儿子,他觉得自己的儿子还活着。

大儿子在离开前接到的那个电话,是一个叫余安友的人打来的,余安友这人义中进也认识,相识十几年,在生意上还有往来,他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都认识。

但是当义中进打电话询问时,余安友却否认了自己是余安友,并且也说自己不认识他的两个儿子。

义中进迷惑了,听声音就是余安友本人没错,但是他为什么要否认呢?

不过,就在义中进寻找儿子的时候,余安友因为一起抢劫盗窃罪,被捕了。

2014年2月13日,醉酒的余安友和牛兴陈光庆在彝良将3名女子骗上了一辆偷来的面包车,对她们进行侵害之后抢劫了她们身上的财物。

一个月后,三人被抓。

牛兴郎这个人警局里的人都对他很熟悉,早在1995年的时候,牛兴郎就因为频繁抢劫,几次进过局子。

和以往不太一样的是,牛兴郎以前被审问时都十分抗拒,但是这次却直接坦白,如此“诚实”的牛兴郎让警方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或许在他的身上,还有另一件更恶劣的案子。

而且在针对抢劫案的审讯中,其中一个人的供词本来说是有5个人一起去的彝良,但是很快就改口说自己记错了,只有3个人去。

这一破绽让警方心里更加怀疑,他们是否在隐瞒些什么。

为了验证这一怀疑,警方直接将义中进两个儿子的照片拿给三个人看,直到此时,和义中进一家人认识十几年的余安友还在撒谎,说自己根本不认识照片中的人。

经历了一番审讯之后,年轻尚轻的陈光庆最先崩溃了,他们那晚所做的,不仅仅是抢劫,还杀了人。

而杀死的对象,就是义中进的两个儿子。

原来,当时送那个醉汉到贾华的社区办公室的两个人,就是义中进的两个儿子,他们也借此偷走了贾华的车钥匙。

几天后,他们又偷走了贾华的车。

两个年轻人常常和余安友等人炫耀这件事情,而且说得非常夸张,说自己是在昆明杀了人抢了他的车。

时间长了之后,余安友就生出来想要将这辆车占为己有的念头,但是不久后两兄弟在开车时不小心将车开进了沟里,偷来的车不能见人,于是就弃车离开了。

2月12日,两兄弟以归还外套为由和余安友会和,第二天又一起去了彝良诱骗女子并实施犯罪。

在回昭阳区的时候,余安友询问两兄弟那辆车的下落,此时这辆车已经被北闸派出所发现,并且归还给了贾华,余安友觉得两兄弟是在戏弄他们。

一怒之下,三个人将两兄弟活活打死,哥哥埋进了松林,弟弟扔进了河里。

后来,在三人的指认下,警方在松林也找到了掩埋的哥哥的尸体。

案件终于告破了。

面对两个儿子的尸体,义中进仍然在否认,或许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不愿意相信。

对于他来说,唯一的依托就是两个儿子,但是两个儿子都不在了。

至于弟弟为什么会将贾华的U盘带在身上,这或许永远成为了一个谜题,但不可否认的是,也正是因为这个U盘,最终找到了杀害他和哥哥的凶手。

资料来源:

《天网》U盘里的真相